葡京在线游戏-澳门葡京游戏厅 - 历史军事 - 辽东之虎在线阅读 - 第三百七十三章

第三百七十三章

        大明年间的烹饪其实还是有些水平,尤其是代表着大明最高餐饮成就的御膳房,更是高手云集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一顿方显然朱由检有吩咐,可以称得上是水陆纷呈。尤其是在京城,能吃上海鲜还真是不容易。

        吃海鲜都快吃吐了,李枭现在喜欢吃肉。再也不是见到海鲜走不动道的土鳖!

        漂亮的宫女端上来一盘巨大的肘子,李枭立刻喜笑颜开。大肘子,这年月猪肉多贵。吃上一顿大肘子,可不是件容易事。

        分餐制的好处就是分桌吃饭,一整个大肘子全归李枭一个人。这还说啥,筷子也不用。先是恶狗扑食,然后是狮子甩头。一个大肘子吃得是酣畅淋漓,看得朱由检都傻了。

        略微有点儿咸,李枭端起杯里的酒就干。虽然现在还没练成千杯不醉的绝技,但两杯酒下肚还是不成问题。

        朱由检有些发傻,虽然没当过太子。但好歹也是皇子,从小接受皇家教育,礼仪更是不可或缺。

        他还从来没见过有人当着他的面,居然敢这么吃饭。

        朱由检张着嘴,有些发呆的看着李枭吃饭。看到李枭丢掉手里的骨头,还有些意犹未尽的意思。只好看了一眼自己桌子上的肘子,然后给了王承恩一个眼神儿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巡抚大人吃得豪迈,这是万岁赏您的。”王承恩弓着腰,亲自把肘子端到李枭桌子上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谢万岁!您不知道,在辽东军资紧张。粮食差不多只够人吃的,哪里有闲粮食喂猪。不怕万岁笑话,上次吃猪肉还是几个月前。军卒们,更是过年过节才能吃上一顿。

        平日里,更是连羊肉都吃得少。锦州靠海,这海里的东西倒是吃得多些。”李枭倒也是实话实说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没想到前方的将士如此困顿,李卿辛苦了。”在成为皇帝之前,朱由检是王爷。虽然不太受待见,但作为亲王锦衣玉食还是可以保证的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绝对想不到,前方的将士居然连肉都吃不上。在他看来,顿顿有肉是基本生活条件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辛苦倒是没啥,为了关内百姓,为了万岁的江山。弟兄们苦些累些也没啥,可军资不足连基本的武器更换都很难。

        就拿火铳为例!新式火铳要打得远,就要装药多。装药多,火铳的使用寿命就短。一般打上一千左右次,火铳的枪管就不行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这好兵好枪法,那都是拿子弹喂出来的。就算不算子弹的银子,一杆火铳训练半年,就得更换枪管。

        枪管这东西,兵部军械司收我们五十两银子一根。一个兵一个月的月前,不过也就一两半银子。也就是说,一跟枪管顶好几个兵的饷银。买不起,实在是买不起。没办法,只能是旧的将就着用。

        训练的多了,旧东西就爱出毛病。别的还好说,炸膛是最要命的事情。正在操枪瞄准,枪膛忽然爆炸了。很有可能炸瞎眼睛,仅仅是今年,因为炸膛受伤致残的军卒就打数十人。

        炮更是不用说,一发炮弹的造价达到了八十多两银子。平日里只能是对着空炮练瞄准,根本不可能有几次实射的机会。

        炮兵不训练,战时就打不准。这一次攻打蓬莱,倭寇凶顽占据地利。我军炮兵屡射不中,臣的三弟李虎身受八处创伤。其中一处枪伤几近致命,看到自家兄弟皮肉反卷,我这当大哥的心里……!”李枭想到李虎受伤时的情景,眼圈儿不由自主的红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李卿不要伤心,国事惟艰,朝廷也有朝廷的难处。大明天下看着庞大,可土地一年年的兼并。岁入一年年的减少,长此以往国家将无可关饷之银。朕也为此忧心啊!”可能是被李枭感染,朱由检也难得的说了句心里话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官绅不纳粮缴税,好多农民就把土地挂在官绅名下逃税。在山东,这样的事情很多。”李枭善意的提醒朱由检,官绅不纳粮缴税,这才是大明财政败坏的重要原因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是啊!官绅不纳粮,不缴税。这是祖宗定下的成法,朕刚刚继位一切还要以稳定为主。”朱由检听懂了李枭的意思,可他现在也没办法。支持他上台的是东林党,而东林党正是江南财阀的代言人。有些,本身就是财阀。

        例如:钱谦益!

        自己刚刚上台,就要他们每年缴纳税赋。难保这些人不会闹事儿,天启年间还有魏忠贤在前面挡着。现在朱由检身前,连一个挡箭的人都没有。

        王体乾倒是一个合适的人选,可论资历威望,明显赶不上魏忠贤。况且这家伙和钱谦益关系非常暧昧,很难说他成了魏忠贤之后,会发生什么事情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臣是武夫,不懂朝廷政治。臣鲁莽了!”李枭对着朱由检一礼,他知道朱由检的难处。而且他对朱由检,也只是善意的提醒。并没有打算搞什么死谏一类的把戏!

        “既然前方的将士们那么苦,朕下旨兵部。每月送五百头猪给辽军官兵,聊以慰藉前方官兵们的辛苦。”朱由检咬了咬牙,才说出了五百头这个数目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刚刚登基,他的那位好哥哥天启皇帝朱由校这些年在皇宫里面大拆大建。早就把内帑折腾得差不多了,朱由检现在这个家难当啊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多谢万岁!前方将士一定感念万岁的恩德,誓死报销万岁,保卫大明江山。早日驱除鞑虏,在辽东恢复我汉家统治。”这个得感谢,虽然每月只有五百头猪。这也比没有强!

        当兵的盘着吃点儿肉,盼的眼睛都绿了。膘肥体壮的大肥猪,肯定是士兵们的最爱。

        一顿饭吃了差不多一个时辰,朱由检是个好奇心很重的人。差不多一个时辰,李枭都在回答他的各种问题。从鞑子的凶悍,到辽军的装备兵制。

        还有辽东的各种风土人情,朱由检像个好奇宝宝一样,不停的在询问。

        终于吃完了,李枭感觉这顿饭吃得很累。眼看太阳西斜,朱由检终于放李枭出宫去了。

        离开皇宫的李枭却不知道,今天他和朱由检的对话实录,此时此刻正放在钱谦益的桌子上。

        尤其是李枭和朱由检谈到官绅不纳粮的那一段,钱谦益看了很久,很久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