葡京在线游戏-澳门葡京游戏厅 - 历史军事 - 回到北宋当大佬在线阅读 - 第四百七十六章 枯黄,焦黑,水,天和

第四百七十六章 枯黄,焦黑,水,天和

        耶律仁先放松了心情,加快脚步往西而去,走了几里路程,他还时不时回头看一看,身后的火势,还真跟不上他的步伐,便也彻底放下心来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当他回过头来,不经意间看着西边燕京城方向的天空,忽然看到了什么东西,立马连连擦了几下眼睛,惊慌问得左右:“你们看,看前面那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所有人抬头去看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这这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不可能,西边怎么也起了大烟?”

        耶律仁先连连又问:“那是烟吗?是烟?是不是烟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可能不可能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枢密使,不好了!西边也起烟了,西边也有大火!”

        耶律仁先在这一刻,彻底慌了,他不断回头去看,又不断转过头来往前去看。

        后面有大烟,绵延不绝。

        前面也有大烟,也绵延不绝。

        空中的草灰,随着热气飘荡向天空,又在耶律仁先的头顶落下,落在耶律仁先的脸上,耶律仁先抬手一抹脸上的汗水,脸上便是一片漆黑之色。

        耶律仁先的手,开始颤抖了,声音也开始颤抖了,拉着马不断在原地打转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枢密使,怎么办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怎么办怎么办?”

        前后皆是大火,到处都是水洼浅湖沼泽,怎么办?

        耶律仁先此时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枢密使,您快下令啊,火可不得多久就烧过来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耶律仁先急得大气粗喘,所有人都看向他,等着他下令,下令怎么去办!

        耶律仁先急中生智,立马说道:“下水,下水,躲到水里去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可啊,枢密使,军中会水之人十中无一,下水可是要他们的命啊!”北方汉子,不比南方气候炎热水系发达地区的汉子,能下水游泳的人,比例并不高。

        虽然延芳淀多少浅湖,但这个“浅”是相比其他真正的湖而言的,对于人而言,足够没过人的头顶了,也就是足够淹死人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十万辽军,契丹人、达旦人、渤海人、奚人、汉人,又有几个能像小兵张嘎一样一猛子扎进白洋淀的水里到处翻腾的?白洋淀与延芳淀,显然就是一回事。

        耶律仁先把心一横,说道:“那也得下水,把车架都劈成木头,让士卒们抱着下水,如此也能漂浮着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枢密使,就算把车架劈光了,又能有多少木头,枢密使,您还是快快想个更好的办法吧,带着大家跑出去吧!”

        耶律仁先,还真成了主心骨,这个时候,好像所有人都在找救命稻草,耶律仁先就是他们的救命稻草,不论这根稻草能不能真正抓得住,那也得抓一抓。

        前后的大烟,早已让这支蜿蜒的十万大军慌乱起来了,焦急写在所有人的脸上。

        如此一支军队,面对高墙都能前仆后继去攻,却是在这前后大火之中夹着,好似没有了用武之地。

        火势无情,水势也无情,水火皆无情,这叫耶律仁先还能有什么办法?他喊道:“会水的先下水,往水中央游,不会水的抱着木头下水,没有木头的,站在浅水区。不敢下水的,到那湿地沼泽里打滚去,把身上皆弄湿,兴许也能逃过一劫!”

        这已经是耶律仁先此时急中生智能想到的最好的办法了,除此之外,再也没有比这更好的办法了,若是让这十万大军如鸟兽一般遍野乱窜,更不知要烧死多少。

        火势正在推进,野火燎原,无穷无尽。

        噼里啪啦的声音,滚滚呛人的浓烟,燃烧着一切可以燃烧的东西。

        甘奇满头大汗赶着火往前跑,他甚至期待着此时若是能来一场大风该多好,可惜并没有大风,火势推进的速度并不能让甘奇满意。

        跟着火跑了这么久,依旧没有遇到辽国大军,甘奇心中也有些着急,他甚至在想,难道耶律仁先没有入这延芳淀?

        所以甘奇又在绞尽脑汁,如果耶律仁先没有入延芳淀,那该如何是好?该再用什么计策来伏击耶律仁先?

        一边走着,甘奇一边绞尽脑汁想着。茫茫芦苇之中,看不到一个人影,却时不时能捡到一些被烧死的小动物。军汉们捡起小动物,扒了皮就能吃,只是缺了一点盐巴入味。这芦苇杂草的燃起的火,不如山间林木长久,所以火候正好,既没有把动物烧成焦炭,又把肉都烧熟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军汉们还吃得哈哈大笑,甘奇却满心担忧。

        终于,甘奇的耳朵里仿佛听到了人的呼喊之声,从茂密的芦苇从中若隐若现传出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辽人,辽人在前面,辽人在火里。”甘奇激动不已。

        周遭军汉在甘奇一声呼喊之中,皆是禁声去听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辽人在火的那边,辽人在火的那边!”

        甘奇的这种兴奋,不言而喻,若隐若现的人声,吵杂一片,这就预示着甘奇这场燕云大战彻底的胜利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继续点火,不得让一处的火灭了,快!”甘奇带着一种难以名状的激动,头前地上的火还未彻底熄灭,甘奇就踩了上去,好像他真的要去赶走火往前走一样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下水,快下水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滚下去,不想死就跳下水!”

        甘奇几乎能听清楚火的那一边的呼喊声,越来越清晰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下水,通通下水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违令者斩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要穿甲胄,把甲胄脱了再下去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穿甲胄可浮不起来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下去,下去!”

   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   甘奇大喊:“放箭,放箭!”

        芦苇一丛丛,看不到一个人影,却是这箭矢已经往前在射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啊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救命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不下水,我便是死也不下水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杀,弟兄们,随我往火里冲,冲过去,杀光那些宋狗!”

   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   甘奇依旧大喊:“放箭,把所有的羽箭都射出去!”

        这场仗,还谁都没有看到谁,就打起来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似乎真有辽人往大火的方向冲来了,也是往甘奇的方向冲来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芦苇燃烧,先从顶部燃起,枯黄的芦花,一点既燃,大片的芦苇,都从顶部开始燃烧,然后慢慢烧向下放,一燃一大片。

        人冲进芦苇里,冲进火里,又岂能还有活路?

        人跳水的噗通声,伴随着被火烧的凄惨嚎叫声。

        马匹的嘶鸣,军将的呼喊呵斥。

        呼救之声。

        痛哭之声。

        声声入耳,都清晰的传到了甘奇的耳朵里。

        还有那阵阵的肉香,也伴随这焦糊味道。

        火势过去了,十万人早已拥挤成了一团,许多人甚至不用自己主动跳水,也会被人挤下水!

        黄泉地狱,阎罗鬼殿,也不过如此了!

        惨不忍睹,兴许应该是惨不忍闻。耳朵不忍闻那惨绝人寰的声音,鼻子不忍闻那空中弥漫的味道。

        甘奇最是一个心软之人,这些声音,让他刺耳挠心,心中仿佛有一万只蚂蚁在挠。

        所以甘奇一脸的难受,继续大喊:“放箭放箭!”

        放箭,是希望能给一些人一个痛快,不必受那烈火焚身之苦。

        十万大军,在烈火与水中挣扎,在生与死之中挣扎。

        陡然之间,甘奇想起一个人名,杀神白起,这个秦国大将,竟然活生生埋过四十万赵国士卒。当时的白起,又是何等的心思?

        这世间怎么会有这种心冷如冰的人?

        甘奇自问自己做不到。

        甘奇停住了脚步,并没有再去追那大火的步伐。

        烟尘隐天蔽日,呛得甘奇泪水不止。

        甘奇静静站着,看着大火离自己越来越远。

        看着火过之处,焦黑一片,焦黑之中,慢慢露出一个个人,姿态万千,躺着的,蜷着的,缩着的,张牙舞爪的,四肢各异的……

        相互拥抱在一起的,层层叠叠压在一起的……

        被烧死的,被呛死的,被自己人杀死的……

        甘奇大喊:“看看有没有活口,有活口不要杀了,绑了就是!”

        令兵带着甘奇的命令,到处去传。

        左右的水里,也不知沉了多少人,泥巴地里,也露出一张张被泥巴包裹的尸体,只是泥巴都烤干了,人也大多烤得差不多熟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水里却又还有人坚持着,把头露出水面,不断咳嗽着,奄奄一息。

        甘奇走到水边,抬脚轻轻踹了一下面前的一个半蹲在岸边浅水里的人,这人显然不会游泳,却又无可奈何下了水,又不敢往深水里去,最终,还是死在这里了,蹲成一团,头上的头发都被烧得一干二净,惨状死在难以入目。

        甘奇轻轻叹了一口气,对着不大的水面喊道:“都上来吧!上来有一条活路!”

        水里一双双麻木的眼神,一张张漆黑的脸。有人凭借自身的水性,奋力踩着水,保持漂浮状态。有人抱着一块木头,不敢有一点放松。

        并没有上来!

        甘奇也不急,而是开口又喊:“耶律仁先是哪一个?”

        没人回答。

        却有一些人把目光聚在了一个抱着大木头的人身上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枢密使,上来吧,你也不会水,泡着也活不久。”甘奇如此说道,左右军汉已然拉弓搭箭。

        耶律仁先抱着一块大木头,并不答话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不上来,我就放箭了。”甘奇如此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却忽然见到耶律仁先忽然痛哭流涕起来,口中大喊:“十万人呐,十万人呐,都被烧死了,有违天和,有违天和!上苍若是有知,你们这些罪魁祸首,一个个都将不得好死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有违天和,甘奇皱了皱眉头,摇头叹息一番,兴许心中也有触动吧,开口说道:“枢密使,上来吧,上来一个,也少死一个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不想水中的耶律仁先竟然答道:“我不会水,游不上去,便让我在此处自生自灭就是,是我把他们带入这般绝境之处,也无颜面再见任何人!”

        甘奇摆摆手,一语:“抛根绳子过去吧,你们留几个人看着这些北枢密院的枢密使相公,他若是相通了要上来,就把他拉上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甘奇转头,走了,十万大军,在这一场大火之中,并未真的都死光了,侥幸之人至少也有五六千人,这些人大多脱了甲胄浮在水面之上,也有人开始上岸了,上岸束手就擒。

        东西两边的火,碰到一起的时候,就会熄灭,也会往南北两边继续烧去,越烧越远。

        能灭火的东西,其实就是火,当多有能烧的东西都烧光了,火自然就熄灭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所以若是一个人被困在野外大火里的时候,自救的办法就是自己在身边也放一把火,把自己身边周遭的东西都先烧光,然后躲在被烧过的地方。这样至少当大火来的时候,不会再被火烧。至于会不会呛死,烤死,那也听天由命了。若是野外草原这么做的话,存活下来的几率是非常大的。

        但是今日耶律仁先早在第一时间发现有火的时候,就直接用这种办法,一定能救更多的人,但是他第一反应只以为是一边起火了,所以转头就跑,后来又以为只是贼人放的火,再转头就跑,待得他来回跑来跑去的时候,发现两边都有大火的时候,已经没有了多少转圜的余地了,十万人被压缩在一个小小的区域里,再也没有空间可以自己放火自救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耶律仁先,兴许如何也没有想到,国内的大贼与敌国的主帅,原来是一伙的,这一切,其实都是敌国的主帅早已计划好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当东西方向的大火停下来之后,狄咏来了。

        高兴不已的狄咏,直接抱上了甘奇,好几个月没见,狄咏开口说道:“大哥,当真是甚是想念!”

        甘奇笑着推开狄咏,拍着狄咏的肩膀,说道:“如今你也可以独当一面了,行事当要沉稳一些,莫教麾下之人看了你的笑话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狄咏回头看着身后的百十人,转头又道:“大哥,我这哪里是独当一面啊,我做的事情都是大哥安排好的,算不得什么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非也,你能把这些事情做好,便已经是独当一面了。”将门虎子,虽然也还是年纪轻轻,却已经做下了这般大事,甘奇对狄咏,实在是满意非常。

        狄咏听着甘奇的夸,有些不好意思起来,但是他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问甘奇,便拉了拉甘奇,两人走得几步,独自对话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大哥,这场仗若是打完了,我该怎么办?”狄咏问道,其实这句话还有另外一层意思,那就是所谓大燕国该怎么办?还有那位大燕皇帝陛下该怎么办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