葡京在线游戏-澳门葡京游戏厅 - 玄幻魔法 - 踏破太古在线阅读 - 第二卷:步步生莲花 第三十六章:剑吟乱红飞,枪舞百花残

第二卷:步步生莲花 第三十六章:剑吟乱红飞,枪舞百花残

        风廉随着裁判走向擂台,。金血也被华茗盛押着,走上擂台。

        大哥!金血抬头看见风廉,不管不顾,冲过来给风廉一个熊抱。

        金血!风廉大半年你没见金血,经历了这么多事情。对他更是思念,迎上去,两人拥抱在一起。

        观众席传来一阵哗然,两人感情如此深厚。有戏看了,观赏相亲相爱的人互相伤害,确实满足某些人心中特有的变态心理。

        也有的哗然声是因为觉得,没什么看头。两人肯定会给彼此放水,那还看什么呀。

        两名裁判也很尴尬,这是什么情况?过一会才反应过来,将他们分开。

        准备好了没有,比赛开始!两名裁判同时喊道。

        慢着。清瑞突然站起,说道:中天学府府院大人向我提议,让中天学府和蓬莱学府各派出一名弟子与风廉和金血对战,这样可以增加学府之间的交流,也能让大赛增加不少趣味性。本府决定,让风廉和金血各自对战中天学府和蓬莱学府的弟子。

        风廉看到杜君道朝他露出讽刺的笑意,知道是他出的主意,想必是让自己出丑。不过他还要感谢杜君道,正好可以出一口气。

        中天学府府院大人木鸿沧站起说道:因我们改变了比赛安排,那就让沐云学府的弟子选择他们的对手。

        木鸿沧这一招不可谓不厉害。怎么选择都难。

        选择比自己等级低的,那是想都不要想,太丢脸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如果选择和自己同级的,胜了也算输,毕竟这里是沐云学府主场。

        越级挑战?前来观战的可都是各学府的精英弟子,同级能胜都很难。要是输了,就是狂妄自大,那脸可就丢大了。

        风廉和金血不是一般人,自然不会吃木鸿沧这一套。风廉喊道:既然我的对手是武宗高级,那么请中天学府或蓬莱学府也派出一名武宗高级与我对战吧。

        金血更傲气地喊道:同级的我已经打腻味了,来一名武宗巅峰让小爷过把瘾。

        全场一片静默。沐云学府所有人都把目光停在风廉和金血身上。暗自为他们捏一把汗。希望他俩不是少年轻狂,这可关系到整个学府的声誉。

        只有清瑞,华茗盛和褚熙三人一副轻松的神情。特别是华茗盛和褚熙,相视一笑,还露出兴奋和期待的笑容。

        武阁师生迅速在主擂台边上搭起同样大小的另一座擂台,并装置上各种隔绝法阵。

        金血自己跳到新搭建的擂台上,把最中央的擂台留给风廉。

        风廉的对手是中天学府的千欲绝,武宗高级。长得浓眉大眼,一身横肉,很有霸者的气质。

        一上来就对风廉说道:受学长委托,上来就是要揍你一顿,你自求多福吧。

        风廉答道:好呀,我会帮你学长好好揍你的。

        金血的对手是蓬莱学府的宋卉,武宗巅峰,是个婀娜多姿的美少女。

        金血愁眉苦脸地看着宋卉说道:你们学府可真会选,明知道小爷我不打女人,专门让你来克我。

        宋卉嫣然一笑,道:那你就让我打,我喜欢打男人,特别是像你长得这么俊,又这么花心的小男人。

        金血现在可谓是扬名学府内外,只是这名声

        金血色眯眯地笑道:你不说我都忘了,我刚学了一套宗师级的功法,名曰抓奶龙爪手,一会试试。

        你混蛋!宋卉要冲上来撕烂金血那张做吸吮动作的嘴,被裁判拦住。

        准备好了,那就开始吧。清瑞亲自宣布开始。

        风廉和金血都没急着进攻,采取守势,先摸清对方的功法属性和特点。

        金血没有出手,只是被动地避开宋卉的一次次攻击,嘴上可没歇着。

        让小爷先溜溜你这只可爱的小母狗。

        想咬小爷的屁股,小心爷放个屁,嘣断你的牙。

        还想    舔小爷的脸,爷可是如假包换的红花少年,你竟然觊觎爷的初吻。

        台下各种笑声,骂声混成一片。

        贵宾席上中天学府众人,脸绿的比春天的草原还灿烂。

        宋卉脸色更是青紫一片。恨得咬牙切齿,几乎咬碎自己的玉牙。手中玄级一品灵器双戟发起的攻势一次比一次猛烈。

        金血看似轻松,其实明眼人都看出宋卉的攻击每次都能击穿他的护罩,打在甲胄上,一次次震伤金血的身体。

        等阶越高,每一级之间的差距就越大,武宗每一级的差距,已经相当于灵海整阶的差距。

        金血终于取出破天,与宋卉正面对抗。

        风廉这边还是打得不温不火,但精彩程度不比金血那边少。两人拼的是战技,稍有失误都有可能给对方一击定胜负的机会。

        千欲绝的灵器也是玄级一品的剑,造型和绝大多数剑一样,只是稍微长一些。与风廉的虐盛交击在一起,火光闪烁。

        千欲绝打得很郁闷。按说他比风廉高两级,灵晶的容量定然比风廉高数倍,可是自己已经消耗了三分之一的灵力,风廉依然生龙活虎,没有半点疲态出现。

        而且他搞不懂,风廉的防御怎么那么强,护罩像是有自己的思想意识一样,魂力攻击,它会以极速变换为魂力护罩。灵力攻击,它又变换成灵力防御。他根本找不到攻击的间隙。

        风廉也不轻松,千欲绝的功法也是炉火纯青。他也找不到对方任何破绽,根本没法将灵力粘附在对方身上。

        看来以后不能只与幻兽,铁人之类的低等级智慧对手对战,还是与人对战才能真正地提高战技。风廉暗自告诫自己。

        梦洁看得目眩神迷,心中欢喜无比。这才是她哥哥,她夫君该有的姿态。兵来将挡水来土掩,临危不乱。哪怕对手比自己高两级,依然应对自如。

        半个时辰过去,依然看不出双方的优劣。

        唯一让大家震撼的是双方手中的灵器都出现数话。而且还说得这么猥琐。

        风廉不会放过这样的机会,数十头火焰猛兽从他身体跃出,扑向千欲绝。

        千欲绝回过神来,冰寒的白雾从地面升起,缠绕在火焰猛兽身上,火焰猛兽身上的火焰慢慢熄灭。但是风廉的灵力通过白雾已经粘附在千欲绝的身体上。

        数量还是太少。风廉自语,挥剑冲向千欲绝,单靠功法是不行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千欲绝有些不愿意再和风廉近战,战了这么久,比风廉高出两个等级,竟然没占到便宜。对于他来说这就是耻辱。

        风廉见他避开,以功法阻挡他的去路,有些惊讶。如果一直近战,他和千欲绝可能两败俱伤,但他不会输。如果以功法对战,风廉就有机会战胜他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风廉并不想以功法取胜,他想练习战技,练习魂力和灵力的转换和持续攻击。他也想以这种方式战胜千欲绝,告诉中天学府的人。我不用功法也能战胜你们,你们少打梦洁的主意。

        千欲绝越是躲藏,风廉攻得越紧凑。最后变成了风廉追着千欲绝打。

        观众都觉得不可思议,武宗高级的千欲绝竟被武宗低级的风廉追着打。

        在观众的嘘声中,千欲绝心神不稳,被风廉找到机会。

        风廉神识一动,千欲绝身上突然燃起烈焰。火焰不大,但是炙热无比。千欲绝一阵慌乱,被风廉的虐盛插入肋骨间。

        用力一挑,千欲绝双脚离地,随着剑尖的血肉纷飞飘飞起来,风廉扬腿一扫,轰在他腰上。将他要飞出擂台的身体又给踹到擂台上。

        啊千欲绝悲凉的喊叫响彻全场。风廉虐盛入体的刹那,一股魂力进入他体内,锁住他几根主要筋脉。

        无法利用灵力防御,这一脚的疼痛感情绪无比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时他才真正意识到风廉先前只是把他当成磨刀石。否则一上来就是一顿拳打脚踢,他根本扛不住。风廉的腿力和身体硬度超越他好几个等级。

        风廉把千欲绝踹回擂台,又是一顿拳打脚踢。

        裁判想要喊停,可是他没有理由呀。

        千欲绝没喊认输,也没有任何认输得的举动。风廉也没有下死手呀,拳脚只是打碎他的表皮,偶尔打断那么一两根骨头,绝对不致命。

        千欲绝倒是想认输,可是他刚要举手,就被风廉打回来。他知道自己的伤不致命,但是再这么打下去,他就做不成人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千欲绝无奈之下,只能忍着再被风廉揍几拳,踢几脚也不再动。直挺挺地趴在擂台上不动弹,装死。

        风廉立即停手,然后传音给千欲绝道:给你三息时间,起来,自己滚下擂台,否则老子继续揍你。

        千欲绝吓得赶紧爬起来,结果被风廉一脚踹在胸口,响起骨头断裂的声音。他转了个身,又被一脚踹在屁股上,飞下擂台,直接趴在地上,这回是真的昏死了。

        经此一战,不服用特殊治疗丹药的话,他半年内生活绝对不能自理。

        风廉的灵力消耗了七成,魂力还剩六成,再来一个同级修者,他还能再战,而且他的杀手锏还没用呢。